关于教育

当前位置:六合至尊app > 关于教育 > 何以拟定更有价值的高等学园统一招考改进方案

何以拟定更有价值的高等学园统一招考改进方案

来源:http://www.thepankoniens.com 作者:六合至尊app 时间:2019-10-25 07:00

扫码关注家长圈 图片 1 图片 2 高考家长圈 征稿启事 家长提问 家长投稿

■熊丙奇[微博]

高考问答
如何科学选择小语种专业?

全国政协常委、复旦大学[微博]教授葛剑雄日前谈到高考[微博]改革,直言对教育部提出的高考改革方案不满意。他认为,现在提的高考方案都不是建立在科学论证、调查研究比较的基础上,另外,高考改革只盯着具体如何考、录取等问题,就是走错了方向。

有强烈好奇心的理科生适合选哪些专业?

我赞成葛剑雄委员呼吁高考改革方案要经过科学论证、调查研究,但却不认可其对高考改革的具体意见——高考改革不应该盯着如何考的问题,但应该盯着如何录取,如果考和录都不改,而只是去改革考不上大学也有美好的出路,那不是高考改革,而是系统教育改革和整体社会改革。如此,改革就陷入彼此推诿。葛剑雄委员的意见提出一个问题,那就是高考改革不能由行政部门主导制定,而应该提交全国人大[微博]讨论、审议,以凝聚共识,制定各方都可接受的方案。

目前教育部门透露的高考改革方案,由于只改如何考,很少涉及录取的问题,因此,这一方案,无法让基础教育摆脱考什么、教什么、学什么的应试教育思维,减少统考科目、降低分值,延续的还是过去的科目改革做法,就是被认为有亮点的英语一年多次考,由于是选最好的一次成绩计入总分排序录取,也不可能打破一考定终身,最多是多考定终身,考生的焦虑反可能增加。

家长来稿
高三家长:约法三章成功帮孩子戒掉恶习

只有对录取制度进行改革,高考改革的僵局才可能打破。我国高考制度的核心问题是录取制度问题。这一制度,对于大学制造录取不平等,录取时分批次先后投档;对于考生,限制了选择考试、选择教育的权利;对于中学,由于大学按单一的分数选拔录取学生,因此学校教育教学完全围绕考试转。

高三家长分享孩子超越学霸夺得第一的诀窍

现在的高考计划录取制度,制造了学校的等级、限制了学校的办学自主权,没有实行个性化多元教育,培养个性化的学生,所以大家都把高考作为成才的出口。如果改革录取制度,实行大学完全自主招生,当前的教育局面和就业局面都将发生根本改变。

高考志愿咨询师大赛大赛公告

过去10年来,我国各地的高考改革方案制定过于随意,江苏曾在10年内出台5套方案,简直是儿戏,目前的高考改革方案,某种程度说,是江苏2008年已经实行的高考改革的翻版,而这一改革经过实践检验,已经被证明不成功,基础教育并没有摆脱应试焦虑,学校、老师、家长[微博]、学生怨声载道,把在地方已经尝试不成功的方案,推向全国,是不负责任的。

志愿指导
志愿填报秘籍之收集报考信息的科学方法

鉴于高考改革涉及千家万户的利益,制订高考改革方案,不能由教育行政部门主导,而应该由全国人大主导,将高考改革方案提交人大审议决策。其一,通过人大决策,可广泛听取各界意见,而不只是教育系统的意见,形成各方意见的充分博弈,以达成改革共识。虽然教育部门在制订高考方案时,也称广泛听取了意见,但这是行政主导下的听取意见,不是各方意见充分表达。

志愿填报需尽早规划 专家帮你报志愿

其二,可摆脱行政部门自身的利益局限。推进高考改革,势必要进行权力和利益的调整,比如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精神,推进考试招生相对分离、探索政府宏观管理、专业机构组织实施、学校依法自主招生、学生多次选择的考试招生体系,必然要求部门放权,如果行政部门主导,放权就很困难。目前的高考改革方案,就是在行政部门不放权的框架下只进行科目改革——行政部门的权力,维系在计划录取制度之上。

对于今年浙沪开始实施新的高考[微博]改革,全国政协常委、复旦大学[微博]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葛剑雄说,不赞成这个方案,比如说外语考两次,没有人会考了第一次后就觉得满意,就算自己不考,还有来自家长[微博]、老师的压力。(3月2日南方网)

其三,如果考试招生教学分离,中学自主教学、考试社会组织,全国所有学生可以自主选择参加社会化考试,用社会化考试成绩去申请大学,不但把中学从应试教育中解放出来,而且,也打破高考的地方保护,实现学生的自由高考,而当学生拥有充分的选择权,这才是对考试公平、教育质量的根本促进。

事实上,不止葛剑雄委员表达这样的意见,还有不少教育专家、校长、教师,也表达过类似意见,可是,这些意见,并没有纳入决策程序。

(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[微博]副院长)

沪浙高考改革方案,是对国家高考改革整体实施意见的具体细化,两地的方案,大同小异。有一个共同的问题是,只进行科目的改革,却没有进行录取制度的改革。而众所周知,我国高考制度的核心问题是根据学生高考科目总分集中录取,这导致整个基础教育,围着升学教育而转,从幼儿园开始,学校、老师、学生就关注未来高考的核心科目学习,其他学习和能力培养有被“边缘化”之嫌。在集中录取制度下,不管科目怎么改,考试次数怎么设计,恐怕都难以改变基础教育的基本教学方式。

葛剑雄认为,“中国高考的矛盾不是在考试本身,是在整个社会给高考造成的压力。现在中国大学毛录取率只有40%,但是却没有引导好另外60%人员的分流,大部分学生还是涌向高考这条道路。”这个观点有一定道理,但必须注意的是,为何社会会给高考造成压力,把高考作为出口?那是因为高考制度造成的升学教育模式——既然学习是为升学服务,社会关注高考,也就顺理成章。只有打破升学教育模式,让学习服务于学生的生活、生存,把每个学生培养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,才能让社会把对升学的关注,转向对人成长的关注。进一步说,如果升学教育模式不变,教育仍被分为层次(普通教育高于职业教育一等),学校仍被分为三六九等(就是取消一本、二本录取批次后),学生和家庭都关注最高层次、最高等级的名校,那么现时的基础教育方式就不可能有多大改观。

而打破升学教育模式,就必须改革集中录取制度,推进教招考分离,通过大学自主招生、社会组织评价,让中小学自主教学。对此,不少人却缺乏明确认识,认为推进自主招生,会滋生招生腐败,进而反对自主招生。这样一来,高考录取就仍维持集中录取制度,只是在科目上做文章——这就是眼下高考改革的思路。

真正意义的自主招生,除打破集中录取制度,改变基础教育升学教育模式外,还会有助于提升高考公平,而不是破坏公平。这样的自主招生,基本模式是以统一测试成绩为基础,学生用统一成绩申请大学,大学自主评价、录取,学生和学校双向选择。其中,学生和学校双向选择,是自主招生的最本质特征,通过扩大学生的选择权,建立高等教育市场竞争机制,促进学校提高办学质量并开门办学。

我国部分高校过去10年间实行的自主招生,却不具备这些特点,因此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自主招生。这样的“自主招生”,非但没有打破教招考一体化格局,建立多元评价,还有滋生腐败、败坏自主招生名声之嫌。国家为此对自主招生进行规范、调整,将自主招生移到高考之后进行,这本可朝真正的自主招生靠近——在统一高考成绩公布后,大学提出申请的成绩要求,达到成绩要求者提出申请,学校独立进行录取,一名学生可以获得多张大学录取通知书——但遗憾的是,移到高考之后的自主招生,仅仅把笔试和面试、确定自主招生优惠的程序放到高考后,从各校已公布的自主招生方案看,可能由于时间较紧,能入围自主招生的学生大幅减少(通常为学校自招名额的2倍),学生的选择权也极为有限(大部分学校都把自主招生笔试面试时间安排在6月13、14日),这样的调整有多大价值呢?

高考制度是我国基础教育的“牛鼻子”,而录取制度又是高考改革的“牛鼻子”,高考改革必须抓住关键,而不能绕过核心问题做所谓的改革。实现这样的改革,不能指望仅由行政部门来设计、推动,因为这涉及部门的核心利益,只有充分听取意见,并把高考改革纳入立法程序——全国方案由全国人大[微博]讨论、审议,地方方案由地方人大讨论、审议,才能达成更广泛的高考改革共识,制订更有价值的改革方案。

(作者为知名教育专家)

熊丙奇[微博]

本文由六合至尊app发布于关于教育,转载请注明出处:何以拟定更有价值的高等学园统一招考改进方案

关键词: